种植牙发展

 

早在古代,欧洲、中东、中美洲人们就试图使用各种同种或异种材料,包括人和动物的牙齿、雕刻的骨头和贝壳等,植入颌骨来替代缺失的牙齿。最早的植入材料出现于公元前6世纪的玛雅人的遗体上,用贝壳植入颌骨,替代缺失的下门牙。

19世纪开始,牙科医生就一直尝试采用人工材料制成多种形状的种植体,通过植入骨内或骨外来修复缺牙或为牙修复体提供支持。采用的材料包括金合金、银合金、钴铬合金、陶瓷等,但这些种植材料因为生物相容性不佳,不能满足复杂的口腔环境要求,出现了大量的脱落失败。这个阶段的口腔种植学一直处于低潮。

真正意义上改变了口腔种植学的事件发生于1952年。和青霉素、X射线这些划时代的医学发现一样,这一事件也完全是个意外。瑞典整形外科医生Branemark教授为了研究骨组织的愈合反应,将一个纯钛制作的记录装置埋入了兔的胫骨中。几个月后,当他想取出这个昂贵的钛装置来进行其它研究时,却吃惊的发现,钛和周围的骨组织已经紧密牢固的结合在一起,完全无法分离了。

Branemark教授敏锐的捕捉到了钛金属的这一特性,对骨内植入体具有怎样重要的意义。他本打算进行髋关节、膝关节置换的研究,后来却发现,当时在欧洲存在大量牙齿全部缺失的无牙颌患者,这能为他的研究提供更多的实验对象和潜在市场。于是,他转而专攻种植牙,进行了大量的基础和动物实验研究。在1965年,他在一位全口无牙的志愿者口腔中,进行了第一次人体种植牙手术。

1969年,他将实验和临床研究的结果总结出来,提出了骨整合理论,即纯钛的人工牙根能和颌骨发生紧密牢固无缝隙的结合。这一理论,奠定了现代口腔种植学的基础。1978年,他凭借自己的研究结果与瑞典军工公司Bofors进行合作,后者拿到了纯钛种植牙的专利,成立了全球第一家种植牙生产厂商,即后来的Nobel Biocare。

然而,由于长期以来的失败经历,学术界对纯钛种植牙的效果普遍持怀疑态度,就算在欧洲,也未能进行大规模的推广应用。在美国,更是应者寥寥。这一局面,一直到1982年,即Branemark教授发现骨结合理论30年之后,才扭转过来。

1982年,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Zarb教授组织了一次关于种植牙的专题学术会议,在这次会议上,Branemark教授报道了骨整合理论大量的基础研究工作,以及长达17年的临床成功病例。来自世界各地,特别是北美的学者们都震惊了,终于开始正视并接受纯钛种植体和骨整合理论。这是现代口腔种植学发展史上第一次革命。它也被公认为口腔医学史上为数不多的突破性进展之一。

1982年至今的三十年,是现代口腔种植学快速发展的黄金年代。各国学者在骨整合理论的基础上,进行了大量的、全方位的研究,种植相关专业文献数量成几何级数增长,种植牙成为了口腔医学研究中绝对的热点和前沿。大量的商业化种植牙系统应运而生,它们各有特色,百家争鸣。到了今天,全球范围内的种植牙系统已经超过200个。

目前,国内每年种植数量为20万枚左右,但作为一个13亿人口的超级大国,这一数字仍然会有极大提升空间。与我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台湾,人口数目只有我们的50分之一,每年种植数量却与我们一样;美国每年种植数量为160万枚以上。而人口数量只有5千万的韩国,每年种植牙数量竟然达到了惊人的100万枚以上。

2012年开始连续三年,中华口腔医学会将大力打造专题口腔种植年。国内种植医生也从几年前的几百人,飞速发展到了现在的几千人。

总之,经过了半个世纪的发展,种植牙技术已经相当成熟。由经验丰富的专业种植医生操作,选择进入临床超过20年的进口种植品牌,再加上患者的适当配合,种植牙可以拥有不亚于天然牙的使用寿命和咀嚼效果,成为人类的“第三副牙齿”。

据2008年的统计,世界各国种植牙数量。每一万人口中,韩国人种植牙数量是中国人的200多倍。

官方微信
京ICP备12052649号-1